滕庄网
滕庄网>财经>一位证券分析师的黄金10年:经历两轮牛熊洗礼,市场反复教训我

一位证券分析师的黄金10年:经历两轮牛熊洗礼,市场反复教训我

2007年11月5日,《经济观察报》记者郑一真在广州天河红盾大厦内,基金经理们正在讨论即将登陆主板的中石油,包括时任广发基金研究员孙建波。现场讨论的焦点是:中石油的开盘价能达到30元吗?会不会卖出去?结果,开盘后,交易者跑过去说,“不用讨论了,48!”“当时,我们都很震惊,不明白市场有多疯狂。但我们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出售如此估值过高的股票。”孙建波回忆道。此后,中石油的股价一直没有高于上市首日的开盘价,并长期保持低位。

那一年,a股迎来了真正的牛市,上证综指达到6124点的高点。这是一个非常冲动的牛市,有残酷的增长和花生。这也是股权分置改革后,中国股市首次进入繁荣高峰期的全流通新时代。

也是在今年,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毕业生孙建波离开了舒适区,成为资本市场新时代的引领者。

"如果上天不接受,那是咎由自取."

"这是一个充满理想、希望和激情的时代。"

孙建波很幸运。他毕业的那一年是中国基金业发展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时刻,数百亿只基金集中出现。

孙建波加入CGB基金10天后,2007年6月11日,CGB大规模增长基金成功发行,发行规模为148.517亿元。广发基金进入十亿资金管理时代。“当时,很多人都在想是否按照分配比例返还资金。当时,广发基金董事长马清泉表示,基金行业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以前,我们只能管理数十亿、数十亿,将来我们将进入一个数十亿的时代。”

今年9月底和10月初,市场发行了数只规模为300亿英镑的基金——南方环球精选、华夏环球精选、嘉实华侨股票、摩根亚太优势。"如果上天不接受,那是咎由自取."孙建波清楚地记得当时广发基金董事长马清泉说过这样一句话。刚刚从南京大学毕业的孙建波说:“也是这样一位富有远见的老手带领我进入了金融业。”。马清泉对他说:“你有拯救世界的理想和经济学家的头脑,你必须去大型国有企业或证券基金行业体验和拓宽视野。”

因此,孙建波热情地接受了这个机会。同时,他放弃了博士任期内在南京成立的房地产规划公司,卖掉了公司赚来的两套南京房地产,并放弃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学机会。

在广发基金,孙建波先后担任了一批行业研究人员和宏观战略研究人员,建立了a股市场宏观和战略分析的基本框架,为未来证券分析奠定了宏观和国际视角,并首次见证了资本市场的疯狂起伏。

2007年3月,上海股市突破3000点,不到三个月突破4000点,8月23日突破5000点,10月16日达到6124点的创纪录高点,然后一路下跌。2008年4月24日,上证综指下跌至2990点,10月28日达到了投资者无法忘记的1664点。"也是在同一天,CGB基金的所有客户只进行了一次购买。"孙建波表示,“这是包括我们在内的大多数国内投资机构首次面临如此大规模的泡沫和崩溃。”

在这个转折点上,国内关于资产配置、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建设的讨论变得热门起来。“在此之前,资产配置的概念在中国投资界非常薄弱,自2008年以来已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

2008年,孙建波率先成立宏观战略团队,广发成为第一批成立宏观战略团队的基金公司。“在一个非常不耐烦和快速扩张的牛市中,我们讨论了资产配置,并考虑了大类资产的周期性变化。这是我逐渐意识到的一次非常深刻的经历,从那以后,我现在的许多经历都积累了起来。”

2009年7月初,孙建波发布了一份内部报告《灾后嘉年华和牛市起点》,指出3478是灾后嘉年华,真正的牛市需要长期酝酿和等待,否则将很难在10年内超越前一高点。现在,10年后,6124的高点仍然很远。

该报告还确立了孙建波作为国内证券基金行业买家的地位。也因为这份报告,孙建波被银河证券选中。2010年底,转型中的卖家银河证券(Galaxy Securities)开始全球招聘,招聘负责人去广州谈了两次孙建波。2011年3月,孙建波北上银河证券担任首席战略分析师。

“你得到它的时候没有空闲时间,你得到它的时候也不会再来了。”

“在基金公司内部进行研究就是只为公司的基金经理和公司的这一资产进行研究。在证券公司做卖方研究就是为整个社会做研究,为世界服务。”

在采访中,孙建波不止一次提到华尔街顶尖分析师都是白宫高级顾问,“中国肯定会迎来这个时代,优秀的证券分析师将成为政府高级顾问”。

一千英里的旅程从一步开始。研究、路演和报告写作已经成为孙建波生活的标准特征。每天起床6点多,晚上睡觉11点多,平均每天工作12-13小时。“分析师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这并不意味着我下班后不工作。即使我准时下班,我也会在回家后立即继续工作。”

分析师是脑力劳动。孙建波记不起他在银河证券的六年里写了多少份报告,但“每周必须有三份以上的报告,每月必须有一份以上的深度报告”。分析师更注重身体素质。他说:「北、上海、广州和深圳一定会以重要的观点进行每一轮路演。主要的基金公司和投资机构会去拜访他们,早上一到两个,中午一个,下午一到三个,他们最紧张的时候。一份深入的报告需要一百多次路演。”

刚刚进入卖方市场,市场又给了孙建波一次考验。2011年后,中国股市长期以来一直在横向交易。2012年11月,孙建波比较了中外股市的统计数据,发现即使在长期下跌的市场中,也没有超过26个月的下跌阻力。因此,2012年11月,孙建波认为a股已经跌入谷底,并开始看到更多。《抵制衰退的无限制》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形成的一份报告。此时,尽管底部已经形成,但离真正的牛市还有两年时间。

“如果你对熊市的长期性质没有一个正确的理解,并且过于乐观,结果将会更加令人沮丧。”

在股票市场处于休眠状态的那些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曾一度回到股东绝望的“第一时代”。从2012年到2014年,中国经济保持在7%以上的高增长率,以英美烟草为首的互联网公司正在悄然改变中国经济。孙建波也在集中精力研究中国工业经济在资本市场上的新机遇。2014年10月19日,孙建波在他的文章《战略研究的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 of Strategic Studies)中写道,“当一些公认的战略分析方法失败时,就意味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市场迎来了战略分析师的黄金时代:在社会和经济的混乱中,找出主要矛盾,建立新的方法论体系,并在资本市场中发掘新的机遇。”

以2014年为分水岭。在此之前,市场正在研究经济周期和美林时钟。从那时起,市场的焦点就变成了分析哪些行业将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崛起。

在此期间,孙建波撰写了《来自美国成长股的启示》,分析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欧美市场上所有的大型牛群,总结了大型牛群分布的三个领域:技术、消费和医药。尤其是当股票市场处于长期震荡期时,沿着这三个方向寻找成长型股票必然会产生可观的超额回报。科技股往往会跌宕起伏,所以要注意卖出时间。尽管医药和消费类股在平台间稳步攀升,但平台期的调整往往不小。

从2014年底到2015年上半年,科技股驱动的牛市猛烈而疯狂地到来。在2015年6月的一次路演中,孙建波认为移动互联网概念股已进入疯狂泡沫,而在场的基金经理表示,领先股票仍可能上涨10倍。后来,当时讨论的主要股票下跌了近90%。"泡沫下的投资者是多么疯狂!"孙建波哀叹道,2015年,中国汽车的总市值为8000亿英镑,而美国波音飞机的总市值为7000亿英镑。尤其是创业板,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如果估值线被打破,它会飞得更高,跌得更惨。"

2015年6月初。孙建波写道:“不要在股票市场上制造最后一波资金”。2015年6月5日上午11点,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创出5051点的高点,迎来了史无前例的股市崩盘。

从2007年到2017年,孙建波的研究生涯黄金十年经历了两轮牛熊洗礼。投资股票市场需要长期经验。分析师的成长道路是从市场中不断吸取经验教训。他们不断提醒你要尊重循环和常识。

十年后,孙建波再次到达人生的十字路口。他选择了创业。孙建波和山东国际信托计划设立混合所有制私募股权基金——中岳资本。“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家族财富已经充分积累,需要优秀的本土投资机构做好家族资产管理服务。”这一次,他怀着为所有人管理世界财富的理想,希望创造一种为所有人提供投资和研究服务的新方式。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了元本,向[查询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