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庄网
滕庄网>财经>金螳螂被曝存工程质量问题 营收及采购等财务数据勾稽异常

金螳螂被曝存工程质量问题 营收及采购等财务数据勾稽异常

从2015年开始,金螳螂作为一家公共服装企业,已经加紧努力发展家居装饰电子商务业务。“金螳螂家族”公司制度也逐年完善。然而,随着家居装修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金螳螂的许多家居装修项目都暴露在工程和服务质量的问题中。此外,其收入和采购数据的异常表达也使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受到质疑。

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实现收入137.96亿元,同比增长26.51%。净利润11.08亿元,同比增长12.05%。其中,装饰业务收入102.63亿元,同比增长25.78%。互联网家居装饰业务收入17.2亿元,同比增长35.02%,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2.47%。

然而,在金融数据看似稳定增长的背后,有许多“隐藏的雷声”。金螳螂在北京、银川、台州等地的家装业务都有对工程质量、虚假宣传和霸王条款的投诉。金螳螂的公共装修项目也因非法建筑和外包而被罚款。此外,公司近年来的营业收入和采购现金数据存在较大的交叉核对异常,相关数据的真实性受到质疑。

家居装修业务问题频繁发生,许多项目存在安全隐患。

近年来,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螳螂”)作为一家公共服装企业起步,加快了其家居装饰业务的布局步伐。自2015年金螳螂家居装饰电子商务(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螳螂家居装饰”)成立以来,截至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家庭”系列子公司已达144家。

金螳螂家居装饰近年来的业绩增长也非常光明。2016年至2018年,螳螂网家居装饰业务年金收入分别为5.99亿元、19.17亿元和34.32亿元,三年增长28.3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8.94%。随着互联网家居装饰业务和设计业务收入比重的增加,公司整体毛利率也呈现上升趋势,2018年底达到创纪录的19.51%。

然而,金螳螂的家居装饰已经初具规模,其性能贡献稳步上升,但其家居装饰业务中的许多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金螳螂家庄潍坊分公司的一名消费者告诉《红色周刊》,他于2018年8月与金螳螂家庄签订了一份服务合同,合同金额约为153万元。“由于工程质量上的许多问题,我们停止了合同的执行。金螳螂今年4月提出了一项技术整改计划。然而,由于对赔偿金额缺乏共识,整改计划尚未实施,目前已暂停约半年。”

记者从史明宜居检测公司出具的上述房屋检测报告中了解到,该项目建筑面积约为303.96平方米,整栋房屋装修存在诸多不符合规定的问题。例如楼梯间、客厅、车库等地方的垂直度不符合《建筑装饰工程质量验收规范》GB 50210-2001;。整栋房屋共有21扇门窗不符合《建筑装饰工程质量验收规范》(gb 50210-2014)和《住宅设计规范》(GB 50096-2011);有10处水电供热设施不符合《建筑电气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gb 50303-2011)、《建筑给排水及供热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gb 50242-2002)和国家标准图集02D501。整栋房屋墙体和楼板有36处空洞和裂缝,不符合《建筑装饰装修质量验收规范》(gb 50210-2011)。

电源线直接接入墙壁(死线),严重违反了线路敷设的施工规范。受访者提供了图纸。

此外,据房屋检测顾问王庆华介绍,在上述项目的装修过程中,金满婷的家装在一定程度上对业主房屋未开封的走廊进行了改造,采用锯末密度板作为外墙,然后刷外墙涂料,直接导致雨后外墙鼓胀开裂。此外,由于金螳螂家居装修中双层钢化安全玻璃安装不规范,业主二楼阳光房内玻璃也开裂,导致相关改造和施工活动存在安全隐患。

客厅窗户遮挡位置及窗户渗水调查

根据业主在2019年4月提交的技术建议书,项目房屋的门、窗、墙、壁橱及其他部分将被拆除并重新装修,地面和木质饰面基层等缺陷也需要重新处理。要整改的项目几乎满屋子都是。虽然金螳螂庄洁在计划中表示,公司将在上述施工技术计划得到业主确认后的同一天内向业主提交新的施工进度,但业主表示,他尚未收到施工进度。

《红色周刊》的记者指出,金螳螂在上述项目中的问题并不独特。据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信息显示,金螳螂在北京、银川、台州等地的家装业务都有工程质量、虚假宣传和霸王条款方面的投诉,仅2019年就有12起投诉。截至2019年9月30日,5起相关投诉显示“已完成”;八个项目显示“已回复”或“正在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金螳螂最近的公共服装业务也经常违规。根据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官方网站信息,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在大兴区建设北京新机场客运码头和综合转运中心(核心区)未严格按照施工安全操作规程或标准进行,造成潜在事故并受到行政处罚。苏州金螳螂幕墙有限公司(金螳螂联合的全资子公司)因非法分包北京市石景山区首钢西十冬季奥林匹克广场项目n3-3转运站和主控室幕墙工程而受到行政处罚。

金螳螂因违章建筑事故隐患受罚资料来源: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官方网站

金螳螂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业务简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签署的新订单总额为224.7亿元,同比增长25.35%。其中,新签署的公共服装账单金额为127.44亿元,同比增长23.68%。新签住宅票据83.57亿元,同比增长27.2%。新签署的设计议案13.69亿元,同比增长30.13%。签署的未结订单总额为621.67亿元。然而,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投诉和项目违规将成为金螳螂将合同金额转为营业收入的一大麻烦。因工程质量引起的索赔纠纷将进一步拖累工程业绩。对此,记者联系金螳螂核实了上述问题,但截至发布时,公司没有回复。

收入数据质疑

虽然装修工程存在诸多问题,但记者发现金螳螂的营业收入与现金流及相关的营业债权存在较大的交叉核对差异,公司营业收入数据的真实性受到质疑。

根据金螳螂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37.96亿元(附表),其中建筑装饰133.63亿元,制造3.7亿元,其他业务6300万元。由于金螳螂没有公布季度收入构成,根据前两个季度的收入比例,它普遍估计第一季度来自建筑装饰的收入为56.66亿元,来自制造业的收入为1.62亿元,来自其他行业的收入为2800万元。第二季度,建筑装饰收入达到74.97亿元,制造收入2.08亿元,其他业务收入3500万元。

经全面核算,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含税收入约为148.99亿元。

根据财务衔接关系,上述含税经营收入将在财务报表中反映为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应收票据等经营债权的增减。

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合并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所得现金”金额为132.8亿元。由于预收账款不属于与当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因此需要消除该金额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公司预付金账户比上年同期增加1.69亿元。扣除该部分后,营业收入相关现金流为131.11亿元,与含税148.99亿元相比,差异约为17.88亿元。这意味着,2019年上半年,金螳螂的17.88亿元收入不得不反映在因未收到现金而增加的经营性债权上。

根据金螳螂的资产负债表,2019年上半年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金额为239.57亿元,2018年底同一项目金额为224.98亿元,增长14.59亿元。坏账准备的影响也应排除在外。与2018年底相比,2019年上半年坏账准备增加5167.9万元。扣除这一影响后,2019年上半年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同比实际增加14.07亿元。相比之下,经营性债务实际增长14.07亿元,低于理论增长17.88亿元,相差约3.8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差异可能是由于金螳螂对应收票据的背书和贴现造成的。周红记者梳理了2019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背书情况,发现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螳螂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总额约为11.38亿元。然而,即使考虑到11.38亿元票据背书的影响,数据偏差依然明显,这显然令人费解。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金螳螂2018年收入数据也有较大异常。根据金螳螂2018年业绩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0.89亿元,其中建筑装饰收入243.94亿元,制造业收入6.19亿元,其他业务收入7500万元。根据月度平均数据,自2018年5月1日起,制造业和其他行业的增值税从17%降至16%,建筑装饰行业的增值税从11%降至10%,金螳螂2018年的含税收入约为277.22亿元。

金螳螂在2018年获得229.97亿元人民币作为“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的现金”。扣除预收经常项目的影响,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约为228.24亿元,与含税营业收入相差约48.98亿元。理论上,金螳螂2018年的收入应该是48.98亿元,这应该反映在由于没有收到现金而增加的经营债权上。

但是,根据金螳螂的资产负债表信息,剔除2018年坏账准备增加的1921.9万元后,其当期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实际上比上年同期增加了33.5亿元。相比之下,经营性债务实际增长33.5亿元,与理论增长48.98亿元相差15.48亿元。

《红色周刊》的记者指出,截至2018年底,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背书或贴现总额为5.49亿元。显然,即使考虑到法案的背书效果,金螳螂当年的收入数据仍有很大偏差,这可能需要公司做出合理的解释。

采购和现金数据不合理

除了收入数据中较大的异常外,金螳螂的采购数据也存在疑问。

根据公司财务报告数据,金螳螂2018年从五大供应商处采购了4.93亿元(附表),占采购总额的2.60%,从而计算出当年的采购总额为189.62亿元。考虑到当年5月增值税从17%下调至16%,平均税率按月计算,含税购买金额约为220.59亿元。

金螳螂2018年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本期“购买商品和提供服务支付的现金”金额约为169.23亿元。扣除预付款增加8420.7万元的影响,本期采购相关现金流量为168.39亿元。

如果含税购买与现金支出挂钩,金螳螂2018年的含税购买量将比现金支出高出约52.2亿元。理论上,当年应付金额应比年初高出52.2亿元。但事实上,金螳螂2018年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仅比上年增加了27.77亿元。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金额不符,2018年应付金额较理论金额减少了24.43亿元。

总的来说,金螳螂2018年的采购总额(含税、现金流出和应付款)相差24.43亿元。上述15.48亿元收入的数据差异,可能是由于公司背书转让票据支付采购费用造成的。如果比较营业收入和采购的数据差异,两组数据之间的差异仍然是8 . 95亿元。这意味着,如果用法案的背书来解释财务数据的不合理表述,这似乎仍然是不够的,公司仍然需要给出更合理的解释。

本文来源于《红堪财经》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黑龙江快乐十分